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產業信息 > 行業動態

崛起的青少年體育培訓:尋找非剛性需求的出口

發布時間:2019-05-22 12:21:12

青少年體育培訓看似是“躺賺”的行業,但并不是所有機構都能盈利。報告顯示,足球項目中,22.7%的機構屬于虧損狀態,籃球項目中,也仍有7.7%的機構屬于虧損狀態。

    向三四線市場的下沉,使K12課外教育培訓從紅海變成新藍海。與此同時,看似與K12時間沖突的青少年體育培訓也漸漸走出市場摸索階段,在一些細分領域不再小打小鬧,形成了部分頭部品牌。

    根據2016年發改委的《體育發展“十三五”規劃》,預計到2020年全國體育產業總規模超過3萬億元,其中體育培訓行業總規模將接近2000億元。而其中,青少年培訓占比約為60%,因此到2020年我國青少年體育培訓市場容量將達到超千億的規模。

    從投資的角度看,在2015年-2018年,已經有超過20家體育培訓機構獲得資本投資,其中,服務對象為青少年人群的占據大部分比例。

    另外,很多教育或體育行業機構跨界進入青少年體育培訓行業。例如中國原創的世界職業搏擊賽事IP昆侖決旗下的“袋鼠達達格斗學院”即將于5月下旬正式開啟,專注于3—15歲青少年體智能格斗培訓這一全新板塊。昂立教育、好未來等也通過成立新公司或收購進入青少年體育培訓賽道。

    但是,在政策利好下,青少年體育培訓才剛剛崛起,大部分投資也集中在A輪及之前,還沒有出現新東方、學而思這樣體量的機構,很難說能夠與學科培訓抗衡。

    體育培訓作為一種“非剛需”,大部分培訓機構還處于匹配市場需求,尋找有標準、有“出口”的培訓體系的階段。而且,經營較為粗糙,很多創業機構存在教練資質不高、流動性大的問題。

    高消費市場

    5月中旬一個普通的工作日晚八點,記者來到萬國體育在深圳的一家擊劍訓練館,盡管已經接近下課時間,但訓練場上的學員依舊很多,其中,學齡前兒童的體適能訓練就占很大比例。與許多培訓機構相似,大廳內休息區的座椅基本被家長坐滿,訓練區外的走廊上也站了許多家長在觀看孩子訓練。

    擊劍一直被視作較小眾的體育運動,據中國擊劍協會公布,截至2018年10月全國參與擊劍運動的人數約8萬-10萬人,而目前470家擊劍俱樂部中,學員人數超過1000人的少之又少。但據萬國體育這家訓練館的教練介紹,僅該店就有1600名左右的會員。

    2017年12月中國擊劍協會響應國家政策發布2018-2020年擊劍運動產業發展規劃,進一步促進擊劍培訓行業發展。目前我國擊劍培訓市場規模約7.49億元,預計2020年市場規模有望達21.4億元,2017-2020年復合增長率約41.90%。

    21.4億元較之超過千億的青少年體育培訓行業總規模只是一小部分,這數字離不開家長們真金白銀的投入。

    據睿藝對6301個家庭的調研,80%的家長愿意為孩子選報校外素質教育課程,其中體育類受到89.34%的家長歡迎。《2018中國少兒體育培訓家庭消費報告》顯示,41.50%的家長每年投入1萬以上的體育培訓費用(包含裝備)。

    清華體育產業研究中心一份調查數據顯示,在足球和籃球培訓上,對培訓花費認為“輕松接受”以及“基本接受”的家長合計占比都超過90%,認為服務價格超過心理預期無法長期堅持的家長占比均不足1%。

    睿藝的調研顯示,目前消費者偏好的體育培訓項目主要是游泳、籃球、體能適應等發展相對早,消費者認知較為成熟的賽道。而如擊劍、冰球、棒球等發展相對晚的賽道,仍然需要更多的措施進行消費者培育。

    但是,從資本的投資趨勢可以發現,整個市場更加多元化,已經從籃球培訓轉移到綜合體育培訓、電競、網球、橄欖球等體育項目上。因為細分市場對滲透率的要求不高,所以更容易出現頭部品牌。

    非剛需“出口”

    北京大學國家體育產業研究基地專家何文義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因為體育產業的基礎是體育人口,體育人口培養的基礎就是要體育教育培訓。但目前國民對體育的重視程度不夠,體育普及度不夠,所以需要社會力量來共同普及,因此體育培訓是有市場的。

    “不同的體育項目培訓看似一樣,但商業模式有很大不同。擊劍等小眾的運動項目,針對有支付能力的高收入家庭,商業模式比較簡單,主要依靠培訓費收入。”何文義說。

    根據萬國體育的相關公告,公司目前主要經營三項業務:擊劍運動培訓、擊劍賽事舉辦、擊劍裝備銷售。其中擊劍運動培訓業務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2015-2018年,公司擊劍運動培訓(包含組賽)收入分別為1.26億元、1.61億元、2.31億元、2.86億元,占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89.03%、87.57%、86.95%、86.04%。

    何文義指出,一方面,擊劍是作為一種教育內容的補充部分,培養孩子的專注力、遵守規則的能力。另一方面,涉及到孩子將來成才的問題,擊劍可以走成一條職業道路,變成運動員,或者有助于高校特招、升學,不是簡單的教育功能。

    記者在萬國體育訓練館可以看到高高掛起的橫幅,內容是其學員被深圳四大名校之一的深圳外國語學校錄取,擇校也是不少等候區家長之間交流的必備話題。

    “但是,大眾體育運動培訓的商業模式和擊劍等小眾項目不一樣,經營模式不一樣,這也決定了機構的成敗。比如足球青訓,國外足球青訓機構相對高端,依靠國家隊的資源來做這件事情。但是目前國內很多地方做足球培訓,教練師資不權威,沒有培訓體系和培訓標準,對于學生來說也沒有關聯出口。”何文義認為,如果教育培訓不關聯出口,只是作為普通的技能愛好,在招生獲客上的吸引力就比較弱。

    不過,青少年體育培訓與學員未來晉升通道和出口的關聯很難下定論,大部分家長的目的還是提高孩子的整體素質,而且,體育特長在未來升學中的通道也有壓縮的趨勢。今年1月,教育部召開基礎教育專題的專場發布會,北京市教委副巡視員馮洪榮表示,2019年北京將徹底取消小升初特長生招生。

    生存差異

    根據對一二線城市收入在10萬-50萬的家庭群體的市場調研,家長為孩子報選體育培訓機構時,師資質量、環境設施、地理位置是考量的重要因素,而對于課程價格來說,家長的敏感度并不高。

    一家二線城市籃球培訓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師資確實是很大問題。現在很多教練都是學校里的老師,其實有點“偷偷摸摸”在做培訓機構,而且教學主要靠經驗。即便這樣,還需要想方設法留住這些教練。現在很多小的培訓機構都是合伙性質,教練技術入股,拿一部分股份,非股東教練就采取抽點的方式,所以教練的工資是營業成本的很大一部分。

    因為課程價格較高,青少年體育培訓看似是“躺賺”的行業,但正因為多種成本的存在,并不是所有機構都能盈利。

    清華體育產業研究中心一份報告顯示,足球項目中,41.9%的足球培訓機構在2018年實現盈利,35.4%的機構收支平衡,22.7%的機構屬于虧損狀態。籃球項目中,57.6%的機構在2018年實現盈利,34.7%的機構收支平衡,仍有7.7%的機構屬于虧損狀態。

    其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同的培訓機構收入結構差異非常大,社會培訓收入占機構整體收入的幅度可達40%-90%。

    上述籃球培訓機構負責人表示,目前他們也在開拓更多的盈利來源,比如打比賽、接商演的出場費,還有舉辦親子活動等的商業贊助費用。

    市場上已經建立成熟穩定商業模式的青訓機構則在籌謀擴張。何文義表示,單個的培訓機構本身有規模增長的天花板,但如果有一個完善的商業模式和產品體系,是可以復制的,在規模上沒有問題,市場可以無限大。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 微信公眾號